内容搜索:
 
   图片新闻
 
   
 
    女性关注       
 
 
 
 
   
 
    旅游休闲
 
   
 
    相关文章   
 
     
   
     
 
    热点内容
 
     
   
 
 
 
当前位置: > 婚姻家庭 > 婚姻物语 >

做夫妻的三重境界,你在第几层?

时间: 2017-10-10     来源: 婚姻与家庭杂志   点击:
 

  第一重境界的夫妻,搭伙过日子
 

  老家的亲戚有个儿子,和我同龄,至今还没对象。
 

  父母急了眼,到处托人说亲,择偶条件也一降再降,最后沦落到只求三点:第一,女的;第二,智力正常;第三,能生孩子。
 

  我本以为这是长辈们的一厢情愿,不料这位远房表哥平静地表示这就是自己的真实想法,他说:“现如今娶媳妇不容易,咱又没钱,凑合着能过日子就行了呗。”
 

  左邻右舍都持相似观点,大家默契地把婚姻的意义定位在过日子和生孩子这两个指标上。至于爱不爱、合不合得来,抱歉那并不在考虑范围内。
 

  这当然是因为穷,所以只能凑合将就。可你若认为这是存在于社会底层的特殊现象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 

  大城市的公园角落和咖啡雅座,其实每天都在上演雷同的故事情节,只是把谈判资本换成了车子房子。光鲜亮丽外表之下,依旧是搭伙过日子的本质。
 

  原本陌生的一男一女,以结婚为形式组建家庭,形成利益共同体,一起出力来撑起这沉甸甸的生活。
 

  在经济基础薄弱时,这样的婚姻也相对牢固。因为两个人处于密不可分的合作中,任何一方的撤离都可能导致生活崩塌,双方的依赖和仰仗都是空前的。
 

  《人民的名义》中,高育良和吴惠芬也曾经是这样的患难夫妻,相互扶持着走到了位高权重时,男方便心猿意马,轻而易举地被乔装而来的“明史专家”攻破防线。
 

  但这对同床异梦的夫妻是被“利益”捆绑成一根绳子上的蚂蚱,用“离婚不离家”维持着各自的光鲜形象。
 

  结婚,当然是要过日子谈功利的,但实用主义大于情感价值时,婚姻便已是座摇摇欲坠的空中楼阁。
 

 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夫妻只能共苦,而无法同甘的原因。
 

  停留在第一层境界的婚姻,其实也有相当一部分走到了白头偕老,等来了儿孙绕膝共享天伦。
 

  只是心里总有点遗憾,仿佛一辈子都贡献给了家庭,从未做过自己。

  

 

  第二重境界的夫妻,彼此作伴
 

  结婚有个通俗接地气的说法,叫作“找个伴儿”。
 

  日子太长了,得有个人一起闲扯瞎聊,去做一切爱做的事儿。
 

  浅一点说,是吃得到一起、聊得到一起、玩得到一起。
 

  男女之情夹杂着知音之意,是夫妻,也是好朋友。就像杨绛先生说的:“夫妻该是终身的朋友,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朋友关系。"
 

  这样的知音式眷侣,清乾隆时期的沈复和芸娘算一对。他们是表姐弟,自幼青梅竹马无话不谈。
 

  结为夫妻后,两人在洞房花烛夜共读《西厢记》,说不尽的温柔缱绻。
 

  后来也谈论古代诗人,觉得“杜诗锤炼精纯,李诗潇洒落拓;与其学杜诗之森严,不如学李之活泼”。
 

  两人对月畅饮,相谈甚欢,有时也柳荫垂钓,芸娘甚至还女扮男装,跟着丈夫出门夜游。
 

  读《浮生六记》时,总觉得林黛玉如果嫁了贾宝玉,过的应该就是这样的日子。
 

  倘若放到几百年后的今天,该是一对手挽着手的夫妻。春天时,挎上相机去郊外看桃花挖野菜;天冷了,围着暖炉吃火锅侃大山。
 

  私以为,结婚的最直接意义,便是找个志趣相投之人,来把生活的空白之处填充起来、丰富起来。
 

  再往深一点说,是漫长余生的相互扶持陪伴。
 

  最近生了孩子的小美,常在夜深人静时刷屏吐槽。因为老公在隔壁房间呼呼大睡,而她独自喂奶把尿,根本睡不了一个囫囵觉。
 

  小美愤愤不平:“我生的孩子,所以我该一个人负责?这就是传说中的守寡式婚姻和丧偶式育儿吗?”
 

  坐月子之所以是婚姻的照妖镜,是因为初为人母的慌乱与无助,最能检验夫妻关系的牢固度与优质度,最能反映陪伴的质量合格与否。
 

  大到生老病死,小到冲奶粉换尿布。这一点一滴其实都在告诉对方:我在你的生活里,更在你的生命里。
 

  世间最极致的孤独,并不是孤孤单单过一生,而是明明结了婚,却永远单枪匹马,独自去面对生活的风刀霜剑。



 

  第三重境界的夫妻,相互成就
 

  我们为什么要结婚?
 

  靳东在《我的前半生》里给出这样一个答案:“因为人生艰难,需要一个人来同舟共济。”
 

  所以,相爱一场的最美结局,就是通过婚姻做舟,把船上的两个人都渡到远方的彼岸去。
 

  但这个彼岸,并不是简单的物质享受和财富堆砌,而是一种高于现实的理想追寻和价值实现。
 

  可常常有人抱怨说,结婚后,束缚越来越多,压力越来越大,逐渐变得面目全非。
 

  张小娴的小说《离别曲》里,女主角的母亲执意要离婚,那时,她已经和丈夫平静生活了20多年,女儿也出国留学,三口之家看上去也和和美美。
 

  诱发离婚的导火索是某天她走过服装店时,猛然记起了少女时代的梦想,忽然就再也不想在家务里蹉跎。于是便筹款开店,绘图剪裁,一针一线地缝合那个旧日碎梦。

   

主管单位:山西省妇女联合会
主办单位:山西妇女报社
Copyright@2013  山西省妇女联合会  All rights Reserved
晋ICP备 晋ICP备 10004065号-2 号 号